昨天突然一下像腦子開了竅一樣,決定了自己以後要去做文案。隨之就是列書單讓自己看。心裏想著,既然打算看書,總要有點“收穫”不是?然後回想自己的讀書史,自大學以來,所有書都統一只過眼睛,不過腦子。便想著去瞭解一下讀書的方法。
不瞭解還好了,一瞭解發現,我原來的學習根本不能叫學習,那叫用智力粗暴的踢開知識的大門。這書把閲讀分爲四個層次,基礎閲讀、檢視閲讀、分析閲讀和主題閲讀,而我平時的閲讀大概介於基礎閲讀和檢視閲讀中的粗淺的閲讀之間。雖然會“認真讀書”,但是并沒有做到分析閲讀,反而搞得自己非常痛苦。順帶一提,所謂的“基礎閲讀”,指的是認字就行的那一種。
所謂檢視閲讀,書裏分skim和粗淺的閲讀兩種。粗淺的閲讀就是從頭一口氣讀到尾,skim則通過書名、目錄等的輔助,讓人快速瞭解和主題相關内容。我個人覺得skim偏實用性一點,平時我可能會用的少一點,粗淺的閲讀偏娛樂性一點,我應該會用的多一點。
分析閲讀看起來很高級,也便於收集信息,雖然他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如此。分析閲讀的主要目的,是咀嚼消化理解。但,在我看來,這應該是個最大限度吸收作者提供信息的方法。我這裏説的信息也包括了輸出的觀點、作者世界觀以及希望讀者進行的思考之類。具體的方法比較繁瑣,建議看書自己學習。我還沒有實際運用過,應該在下本書裏運用過再給結論。作者還根據書籍不同的類別給出了不同的建議,可以供讀不同書的時候查用,應該會很方便。
最後一個是主題閲讀。就是讀很多書,列舉相關之處,提出共同主題。由於我現在追求的主要是廣度和知識面,以及解決自己“買書如山倒,讀書如抽絲”的問題,而針對一個問題的深度思考,完全可以利用閑暇時間來做,不需要做主題閲讀。感覺主題閲讀更適合研究性學習或者寫論文做研究,而不是我這種正在攻剋書單道路上前進的人(雖然主題閲讀的第一步也是列書單)。我寫畢業論文的時候或許可以查一查。
可是現在我又遇到了新的問題。我不知道什麽時候該選擇哪一種閲讀方法。Skim總讓我覺得對作者不太尊重,着急要的時候可以,但是書總有一天應該讀完,哪怕是本工具書,其中也會有作者想要傳達的東西,舉個例子,《如何閲讀一本書》就有。他告訴你主動閲讀是必要且有益的。粗淺的閲讀以前常常用,感覺記不住書上的内容,老想著去記還容易嚇出暫時的閲讀障礙。分析閲讀又過於正式,感覺不適合隨時拿起書來看,利用不好零碎時間。主題閲讀這裏不做討論。
總體來説這本書還是讓我覺得很受用,至於具體有沒有用,還是等我用分析閲讀讀完一本書再説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