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被問起要打棒球還是打壘球的事情,我是真的一愣。

怎麽説呢,雖然對於其他人來説,這只是一個很小的問題,可對於我來説,這好像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。因爲怎麽説呢,總是說棒球是男生玩的,壘球是女生玩的。好像性別的界限被糟糕的分割開來,我一個人站在中間,被劈成兩半。我不可能同時在兩個地方存在,這我知道。

我一直說我是個非二元性別者,可是這個社會的認知他就是二元的,我無能爲力。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酷兒還蠻好的,不需要操心HRT、SRS,可現在我發現令人悲傷的事情了。如果你對自己有一個明確的性別認知,這種時候你就不會猶豫,可我是沒有的。我是混合的。我的身體裏,潛藏著强烈的成爲男性和女性的渴望。這兩者中的一個會時不時的冒出來一下,讓我覺得很合適或者很不適。大部分時候,我以偏向男性的心態生活,有些時候,我也會有我的少女心。所以說是真的迷茫。我首先是我自己,説的很好。可是,是我自己就能解決問題嗎?我總要給我自己找一個位置。

説真的,我是什么?我应该成为什么样子才是我自己想要的?我一概不知,我一概不曉。我總覺得自己需要一個引導者的角色,但是又覺得這種角色只會讓我受傷。或許這就是成長的煩惱?那這成長的煩惱未免也太大了些。可是人總要成長,成長成什麽樣,誰也不知道。

説回那個問題吧。雖然我的答案是我想打棒球,但是我覺得事情對我來説,沒有那麽簡單。這個問題仿佛在問我,你有成爲男性的覺悟了嗎?按道理來説,作爲一個酷兒,是不需要什麽成爲男性的覺悟的,只需要有成爲自己的覺悟就好了,甚至説,只要有連“酷兒”這個標簽也一并撕掉的覺悟就好。可是這個二元的世界逼我做出選擇,那就讓我努力一下,爭取有這份覺悟吧。

可是有了覺悟之後,我又該怎麽做呢?我一無所知。我只能看著迷茫的我自己,不知所措。